汉森制药:乱收购终暴雷

发布时间2021-10-15 15:31 作者:佚名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来源: 证券市场周刊

汉森制药的产品严重缺乏核心竞争力,多年前尝试多元化发展的收购也并未带来可靠的成长性,反而是一步步的商誉暴雷。从半年报的表现看,2021年大概率会继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对公司业绩造成重大影响。

本刊特约作者  诗与星空/文

9月9日晚间,汉森制药(002412.SZ)发布了一个公告,称收到湖南证监局责令整改的监管,公司实际控制人刘令安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,以个人账户转账的形式,为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(下称“永孜堂”)账外代垫销售费用。代垫费用事项对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影响数合计为1564.19万元。

刘令安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海南汉森控股(曾用名“新疆汉森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”)的执行合伙人,他的所作所为,从根本上是代表了公司最大股东的利益。

这是一个令人非常惊讶的公告,毕竟,A股市场上,经常见到上市公司给大股东进行利益输送,大股东反过来给上市公司输血还是很罕见的。

大股东这样做奉献的好处是什么?

不妨看看这家叫做永孜堂的子公司的业绩情况。

永孜堂的业绩商誉

2013年12月,汉森制药使用超募资金2.82亿元收购永孜堂制药80%股权,该子公司主要从事天麻醒脑胶囊、八味肉桂胶囊、胃肠灵胶囊、舒口爽胶囊、百贝益肺胶囊、利胆止痛胶囊、参七心疏胶囊等独家药物的生产。

据披露,经过本次收购,汉森制药形成肠胃用药和心脑血管用药的产品结构,按照并购公告的初衷,是为了扩充产业链,并使之成为新的盈利增长点。

当年因为并购该子公司产生的商誉为1.64亿元。

但到了2019年,汉森制药针对该子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4600万元,2020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534万元,同时预测将在2025年永孜堂营收进入稳定增长期。

而汉森制药为什么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?因为永孜堂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只有1900万元、2500万元和1800万元。

假如没有大股东刘令安代垫的销售费用,公司这三年的净利润将要减少1564万元,势必要计提更多商誉减值准备,从而商誉暴雷影响股价。

公司大股东新疆汉森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在当时最高质押了92.76%(1.16亿股)的股权,为了避免这么一大笔股权质押金额的波动,公司实控人刘令安自掏腰包只需要1500多万就可以稳住股价,才出现了大股东输血上市公司的奇闻。

当初公司并购永孜堂时,因为存在巨额的关联交易、专利数涉嫌虚报等问题,就受到了很多质疑。时过境迁,收购所带来的商誉终于暴雷,则印证了这家子公司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。最新的半年报数据显示,永孜堂半年报净利润仅有487万元,全年完成评估机构预测的2500万净利润的目标遥遥无期,也意味着年底可能会再一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。

根据半年报披露的信息,永孜堂加大了销售力度致使销售费用增加幅度较大,从而导致营业利润、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,这说明产品的竞争力不强。

巨额销售费用推动单一产品销量

不仅永孜堂有这个情况,汉森制药的全部产品都是类似的。

半年报显示,汉森制药57%的销售额来自单一产品:四磨汤口服液,该产品的毛利率为73.96%。看似盈利能力比较强,但是,和大部分中成药类似,这款产品是营销驱动型。

2021年上半年,公司销售费用高达2.18亿元,占营收比例一半以上,甚至远超1.2亿元的营业成本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公司的研发费用只有1779万元,占营收比例仅4%左右。

当然,在医药行业中,有些公司虽然营销费用比较高,但是产品依然具有一定的竞争力,比如一些自费疫苗,经过大规模的宣传,深受欢迎。所以仅看销售费用来判断公司产品的竞争力,有失偏颇。

但结合其他相关报表项目对比,就会发现汉森制药的产品严重缺乏竞争力。

比如,合同负债(预收款)余额几乎忽略不计,只有400余万元,这说明公司的产品几乎没有收到定金,远远不到供不应求的地步。

再看其他应付款项目里,没有未支付的市场推广费。绝大多数医药企业,通常会优先计提销售费用,而不会马上支付,差额临时计入其他应付款。而汉森制药的其他应付款金额较小,也没有显示出市场推广费相关项目,可见公司的销售费用是实报实销,说明销售费用有可能计提不足,缺乏余量(大股东代垫销售费用也佐证了这一点)。

蹊跷的其他应收款和其他流动负债

2020年年报显示,公司其他应收款余额3515万元,和上年168万元的余额相比,增幅非常大,2021年半年报中依然还有2583万元的余额。

其他应收款是一个非常容易形成利益输送的会计科目,因此是审计师重点关注的项目。汉森制药的其他应收款里都有什么?

一是新增了2400万元的保证金,二是增加了1000万元的往来款。

所谓往来款,一般是指没有购销业务而发生的资金往来款项。房地产企业中非常常见,因为“房住不炒”和“三道红线”的监管,房地产企业资金链比较紧张,会形成“资金互助联盟”,贷下款来暂时不用的企业,会以往来款的形式借给其他企业周转使用。

但汉森制药作为一家医药企业,出现往来款又是什么原因?

原来,这部分往来款的对象是一家房地产公司,叫长沙三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。据企查查显示,汉森制药持有这家公司15.8%的股份,是公司的关联企业。而汉森制药的长期投资项目变动显示,这家房地产公司上半年亏损。

不仅如此,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还显示,其他非流动资产中,有1.23亿元的长期应收款,其中2021年上半年新增6000多万元,系支付给长沙三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预付购房款。

这样资金链就很清晰了,汉森制药将一部分资金,以往来款的形式向关联方输送,再通过非上市体系外资金循环,让大股东实际受益。

进一步推测,这或许说明大股东为永孜堂的销售费用垫资款,很可能最终还是来自上市公司。

核心利润构成并不体面

2020年,汉森制药的净利润为1.06亿元;2021年上半年,公司净利润为7063万元。和营收规模相比,公司的净利润还算说得过去,但仔细分析构成,却发现公司的投资收益在利润中占比非常高。

2020年投资收益5387万元,2021年上半年投资收益3180万元,均来自于联营公司的收益。

除了投资房地产,公司还参股了一家银行企业:三湘银行,持股15%。近年来,该银行每年稳定给公司贡献5000万元左右的利润。半年报显示,投资收益占利润总额的40%左右。投资银行甚至比卖药都赚钱。

从现金流量表来看,作为回报,现金流尚可、并不缺钱的汉森制药,每年都会在该银行借款2亿元左右。利润表显示,其为三湘银行支付近千万元的利息费用(2019年998万元,2020年728万元)。

总体而言,随着集采的不断深入,医药企业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革发展。营销驱动性企业终将会被市场摈弃,要么靠低毛利率大销量的仿制药,要么依赖研发提升竞争力。

从财务数据看,汉森制药的产品严重缺乏核心竞争力,多年前尝试多元化发展的收购也并未给企业带来可靠的成长性,反而是一步步的商誉暴雷。从半年报的表现看,2021年大概率会继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对公司业绩造成重大影响。

除了参股银行收益尚可外,公司参股的房地产企业导致资金外流,投资损失,存在着利益输送嫌疑。

因此,大股东给子公司代垫销售费用只是暂缓公司的发展颓势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研发匮乏问题,公司的未来缺乏清晰的发展方向。